小花喵 - 如玉的耳 水蜜桃 (校园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十月的夜,微凉,空气中弥散着树叶渐腐的气息。

    包裹在海边城市淡淡的腥气中,甚是好闻。

    林思婉伫立在街边,身侧是她硕大的行李箱。

    十分钟后,一辆豪车向她驶来,停定,后排车窗落下。

    一个英俊中年男人的脸露出,带着欣喜的笑。

    林思婉弯着腰乖巧的唤他:“秦伯伯。”

    男人招呼她上车,音色醇和:“好久不见,小婉,恩师身体还好吗?”

    她点头:“奶奶很好,谢谢秦伯伯关心。”

    秦钰微笑,一路上也不再多话,只是在临近下车时告诉她自己需要出差一段时间,顾不上照顾她,不过已安排好人处理她入学的事宜。

    林思婉到也不介怀,寄人篱下,少些要求也是好的。

    行李箱重了些,林思婉婉拒司机大叔的帮衬,一个人拉着硕大的箱子跟在男人身后。

    走了几步,秦钰停下,回身笑眯眯的看向她,“到了。”

    林思婉这才抬起头来打量眼前这座屋子。

    两层的豪华别墅,有一个极大的游泳池。

    往屋内走,装修之奢华纵然是见多识广的林思婉也不由惊呼起来。

    因为她一眼就瞧见了客厅墙上的那副画,她在英国见过,是一位名画家的绝笔作,市值近7位数。

    林思婉目不转睛的模样到让男人好奇,“小婉,你认识这幅画?”

    她点头,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暮秋》,tina的绝笔画,我在英国读书时有幸见过她的画展,她的每幅画我都喜欢,尤其是这幅,不管是构图,光线还是色彩的调试,都几乎接近完美。”

    秦钰赞赏的看向她,“这是我儿子拍下的,他很喜欢收藏画。”

    说罢,他似想起什么,猛拍一记头,“你说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居然给忘了。”

    话音刚落,她身侧迅速闪过一个身影,秦钰瞧见了,唤了声:“秦墨。”

    被叫住的人极不耐烦的回过身,站定。

    林思婉抬眸,是一个身形清瘦的高个男生。

    头微低,看不清他的脸,唯一可见的是他如冰霜般冷冽的眼神。

    让人不寒而栗。

    秦钰对自家儿子的性子习以为常,轻拍她的肩安抚她。

    “我儿子,秦墨,读高三。”

    林思婉不敢懈怠,乖巧的问好:“秦墨哥哥...你好...”

    好字未落音,男生已寒着脸扬长而去。

    只留下欣长挺拔的背影及尴尬到骨子里的气氛。

    秦钰忙打圆场:“他性子冷,你别放心上。”

    深夜,林思婉辗转反侧,睡不着。

    她向来有恋床的习惯。

    刚去英国时,也是整晚整晚没瞌睡。

    这个房子很大,她摸索许久,才找到一楼的餐厅。

    庆幸的是,冰箱里有她爱喝的苏打水。

    关冰箱门,转身,然后直直的撞上一个人,的胸。

    很硬。

    她吃痛的退后几步,一手捂住鼻子,泪花在眼眶里直打转转。

    下一秒就要滑落下来。

    那人向前走了两步,五官轮廓在昏暗的灯光下明朗起来。

    他生着一双极深邃的眸子,却透着徐徐冷光。

    鼻梁挺直,下巴弧线棱角分明。

    是一张好看的脸。

    林思婉的视线落在他的唇上,见唇的幅度正悄然变化。

    她抬眸,瞧见男生眼底那抹危险的气息。

    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握水的手收紧,她能明显感觉到头顶是男生有规律的呼吸声。

    丝丝入耳,像夜晚撩拨你心底的那根琴弦,荡人心扉。

    下一秒,她被男生压向身后的冰箱。

    前是骄阳的火焰,后是刺骨的冰山。

    生与死的完美触感,她像是在同时体会。

    林思婉执拗的昂起头,已不似先前那般害怕。

    她没有怕的理由,不是吗?

    男生的唇轻触她的耳垂,吐出淡淡的酒气。

    他的唇很凉,音色更凉。

    他问:“不害怕?”

    她反问:“为什么要怕?”

    秦墨嘴角微扬,垂在身侧的手稍使力,林思婉就落入他怀中。

    隔这么近,她能嗅到他身上稍重的酒气,慌张的抬眸。

    男生深不见底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她的眼。

    涌着她看不懂的欲望,是鲜红的。

    她下意识的咬唇,心,跳动的极快。

    昏黄的灯下投射出两人相叠的重影,好似一个人。

    他不说话,她也不敢说,偌大的房子,寂静的要命。

    一夜无眠,顶着两个黑眼圈,林思婉入座餐桌。

    秦钰的嘘寒问暖,她答的心不在焉。

    抬眸,桌对面的那个男生,异常冷漠的脸。

    跟昨晚的那个,好似不是同一人。

    林思婉的思绪不由回到昨晚。

    在僵持片刻后,男生突然顷身含住她精致小巧的耳垂。

    小力的吸允,配合着舌尖的轻舔,一种从未有过的酥麻感瞬间席卷她全身。

    腿好软,似乎使不上力。

    秦墨接住她软滑的身子,一只手顺势从她的睡衣下摆探进去。

    顺着背部凸显的脊椎来回的轻抚。

    他的手指温热,顶端生着几丝薄茧,一下一下,动作轻柔。

    仿佛在她的身上弹奏着美妙动人的音符。

    林思婉沉醉其中,想推开却又贪恋着这种奇怪的感觉。

    她的身子愈发柔软,几乎是完全靠在男生身上。

    骤然清醒。

    最后一丝理智终是战胜欲念,她稍用力挣扎,秦墨松开她。

    粗重的呼吸声,从她的鼻腔清晰的传来。

    她昂头看他,他嘴角微微勾起。

    手指再次伸向她的脸,却落在刚被他吸允过的耳垂上,轻轻摩擦。

    他说:“你很敏感。”

    她神色慌张的打落了他的手。

    他忽然明媚一笑,“怕了?”

    林思婉哑然,不知该说什么。

    少顷。

    他笑容渐收,恢复到最初不寒而栗的模样,音色暗了几分。

    “怕就离我远一点。”

    餐桌上,秦钰接了电话,匆匆离去,归期未定。

    大到惊人的房子,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白天的秦墨,似她不存在般,从始至终没有正眼瞧她。

    昨晚的一切好似没发生,徒留林思婉一人还在那揪着别扭的小心思。

    她想着,他大概...是喝多了吧。

    入学手续办理的很快,高一3班,是她未来一年要待的地方。

    女生校服是嫩粉的衬衣及百褶裙,青春洋溢的少女气息。

    林思婉不太习惯,她极少穿这种鲜嫩的颜色。

    看着清纯可人的脸,却有着异常坚韧的性子。

    年少异国求学,在被无数孤独侵蚀后,她学会了如何在最快速度下融入环境。

    她也学会了接受,接受生活所带给她的一切感受。

    好的,或者坏的。

    比如昨晚,比如他对她做的那些“过分”的举动。

    她很好奇,因为她从未有过这些体验。

    就如一张白纸,在重重描下一笔后,就会想开始如何描画出轮廓,再细细的上色..

    直至最后完成。

    当然,他长得好看,也是她不拒绝,最直接的理由。

    她是颜控,她不否认。

    可就在她与班上女生小团体打成一片后,她悲凉的发现。

    原来,所有人都是颜控。

    同她一个学校读高三的秦墨,无一意外的成为全校人气最高的男生。

    女生们似乎都迷恋这种颜值高却透着阴冷气质的男生。

    如同一个巨大的磁铁,顷刻间便吸走所有扑通扑通的粉红少女心。

    学生会长专用休息室。

    烟雾环绕下,秦墨精致的轮廓若隐若现,吞吐的样子透着几丝慵懒的味道。

    沈屿阳点燃一支烟,轻轻吸了一小口。

    “听说一年级新来个转学生,挺漂亮。”

    烟被掐灭后,秦墨又面无表情的点燃了一根,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一年3班,林思婉。”沈屿阳眯了眯眼,偏头问他:“等会去一年级检查检查?”

    秦墨失神的瞳孔慢慢有了聚焦,吸吐的力度更深了些。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随便。”

    教室里鸦雀无声,学生们大气都不敢出,傻呆呆的看着他们俩。

    沈屿阳环顾四周,似乎没找到人。

    背靠着教室门,秦墨一张脸冷的吓人。

    沈屿阳凑近他,“不在。”

    下一秒,大长腿径直迈开,沈屿阳马不停蹄的在后面追。

    背景是女生们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秦墨突然停下,沈屿阳跟着撞上他的背,刚要开口骂人。

    一个俏丽的身影一闪而过。

    却被秦墨一手控下,她的手臂。

    林思婉去了趟洗手间,匆匆忙忙往教室赶。

    怎料会在这遇上秦墨。

    他不是三年级吗?

    她开始纠结要不要主动打招呼。

    可一想到那晚后他冷漠的态度,思索片刻。

    还是决定不要热脸贴冷屁股。

    而他却在两人交汇处好死不死的抓住她的手臂。

    他掌心的温热透过她细腻的肤质,一点点渗入到她每一寸肌肤中。

    身体的记忆最难消除,那晚他轻抚在她背脊上手指的温度,她仍然记得一清二楚。

    所以当林思婉抬头看他时,脸颊已不自觉的泛起了红晕,如玉般的小耳朵也未能幸免。

    秦墨稍有兴致的看她的耳朵迅速转为迷人的粉红色。

    眼底的寒光逐渐散去。

    “看不见我?”他问。

    一句话,愣了两个人。

    目瞪口呆看戏的沈屿阳。

    一脸懵然的林思婉。

    她眨巴几下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

    然后,她轻轻的开口:“秦墨...哥哥。”

    男生似乎满意了,便松开她的手臂,拎着身边沈屿阳的衣领。

    走了。

    沈屿阳发懵,讪讪的问:“她是?”

    秦墨掏出一个烟,点燃的同时回答他:“一年3班,林思婉。”

    火苗燃烧的极快,秦墨吸的很用力,好像他吸的不是烟。

    是人。

    不过,如果是人,应该会更用力些吧。

    那种刺入骨髓的用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