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喵 - 感冒 水蜜桃 (校园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是夜,极深的夜。

    林思婉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发呆。

    她沮丧的起身。

    时差似乎还没有调过来。

    照例下楼喝水,路过茶几处,见上面整齐排列的啤酒罐。

    足足12罐。

    林思婉环顾四周,漆黑一片,仅有玄门有微弱的灯光。

    他又喝多了?

    门口泳池传来一阵清脆的水花声,她大惊失色。

    喝了酒怎么能游泳?

    不要命了?

    光着脚丫赶上泳池边,却见泳池水平入镜,一丝水花都瞧不见。

    她轻吐一口气,兴许是听错了。

    下一秒,她垂落两侧的手被人拉住,稍一用力。

    她就这么直落落的掉进泳池中,一大波水浪扑面而来。

    拼命挣扎中,她已经吞咽了好几口水。

    她不会游泳。

    水下是暗潮涌动的,只有月光倾注在如镜的水面,折射出来微弱的光。

    林思婉感觉身子正在急速下沉中,头顶处的微光,似乎也离她越来越远。

    死神,远似天边,却又近在咫尺。

    就在她即将彻底沉入水底的那一刻,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

    将她拉出水面。

    她如同濒临死亡的鱼,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

    然后,眼眶一红,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滑落。

    刚才她是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哭了一会,又觉得不对。

    因为有一双手正放在她腰上。

    力度有些重。

    抬眸,是秦墨微醺的脸,深沉的注视着她。

    湿润的水滴正顺着他的脸颊,下巴,缓缓滑落下去。

    好一副美男出浴图。

    她摇摇头,示意自己得清醒点。

    “你放开我。”本是愤怒的语调,却因为浓重的鼻音带着几分娇嗔。

    秦墨到也听话,直接松开手。

    紧随其后是迅速的下落感,林思婉求生欲望强烈。

    稍感觉不对,两只手便灵活的扣住男生的腰。

    像是在抱着一根救命稻草。

    一切动作静止后,她才发现。

    他们处在泳池中央,难怪还是触不到底。

    “可以送我到岸边吗?”

    林思婉张着湿漉漉的眸子,雾气朦胧,感觉下一秒又要哭出来了。

    秦墨被她小鹿般清澈的眼睛盯得全身发麻。

    说实话,有点燥热。

    尤其在酒后。

    而且箍在他腰间的那双小手,软嫩细滑,触感极好。

    他说:“不可以。”

    林思婉一愣,反问他:“那你想怎么样?”

    男生嘴角渗着极浅的笑,一只手从水中探出,停留在她的粉唇上,开始细细的摩擦。

    动作轻柔的不像话。

    像是爱怜,又像是在调情。

    手指在她唇上来回抚摸,那极致的触感,让秦墨有些许愣神。

    他看着她的眼睛,轻轻的问:“想接吻吗?”

    林思婉这下彻底傻眼了。

    脑子乱糟糟的,嘴张着半天没蹦出一个字。

    秦墨眼眸一深,抚在她脑后的手稍一用力,就这么顺势吻了下去。

    开始还只是轻微的碰触,她的唇,如同触摸时那般柔软,让人想一口吃进去。

    他能明显感受到她生涩的吻技,微微颤抖的小身子。

    以及,她不自觉环紧的手臂。

    两人紧密的贴合,使两具本就火热的身子燃的更为旺盛。

    本只想吓吓她,可就在分开之际,她竟不知死活的伸出小舌头舔舔嘴唇。

    似在回味。

    秦墨爆了,再下口的力度明显重了几分。

    灵活湿滑的舌尖强势探开她的唇齿,品尝她口腔中甜美的味道。

    逼出她香滑的舌头与他纠缠,再将自己口腔的味道强硬的渡进她口中。

    他竟乐此不疲。

    自控如他,未曾想也会有如此失控的时候。

    半饷。

    他松开她的唇,眼底不知何时又填满了戾气。

    此时的林思婉,眼神已然涣散开来,发懵式的看着他。

    这一次,粉嫩的色彩已蔓延到她白皙的脖颈。

    他突然发觉,粉红色原来这么美。

    墙上的那副画,主角是几棵枯树。

    昏暗渗人的背景色,唯有几片枯叶,飘落在空中。

    整个画面的基调,悲凉至极。

    如同一颗沉入谷底的心,再蒙上一层厚厚的灰。

    再也无法被阳光侵蚀到。

    这是一个画家的绝笔作,一个星期后,这位画家割腕自杀。

    鲜血艳丽妖娆,染红了整个浴室。

    tina,中文名邵璃。

    极少有人知道她的中文名。

    秦墨却知道。

    因为这个人,是他的母亲。

    一个文艺到骨子里的精致女人。

    一生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画画与丈夫身上。

    未曾分给自己儿子一丝一毫的爱。

    她甚至还憎恨他。

    没有他,也许深爱的丈夫就不会变心。

    不会这样的伤害她,一次又一次。

    因此,当她干涸的心再也无法重见光明时。

    她选择留下这幅画,随后结束自己的生命。

    遗言很简单,仅有一句话。

    是留给丈夫的。

    情不知何起,一往情深。

    她爱了这个男人一生,却不知她的突然离世,未给男人带去一丝波澜。

    在男人看来,这个有着情绪病,时而正常,时而疯癫的妻子。

    根本配不上他高贵的身份。

    她的离开,更像是一口憋了长久的浊气,终于能沉沉的吐出来。

    身心舒爽。

    难过,不存在的。

    秦墨斜躺在沙发上,微眯着眼。

    直勾勾的盯着这幅画。

    最不待见的儿子却花大价钱买下她的绝笔。

    如此可笑的剧情。

    你知道了,大概会气到吐血吧。

    要是真这样,我也就开心了。

    秦墨的嘴角扯出一个极凄凉的笑。

    更像是苦笑。

    女人的绝情,纵然是血浓于水的母子,也能做到对自己的儿子冷淡如水。

    她对自己毫无掩饰的恨意,充斥着他整个童年。

    如同这幅画般,了无生机。

    仅留下一缕死亡后的腐烂气息..

    那晚,他就站在这个位置,听着林思婉一脸欣喜的表达对这幅画的欣赏。

    他的脑子里不断涌现出一个声音。

    毁了她。

    将她毁的,彻彻底底。

    有意思的是,晚上老头来到他的房间,简要说明她的到来。

    恩师的孙女,因为签证出了问题,需要国内读一年书才能出国。

    就画画专业而言,他的学校是首选。

    末了,老头加了句,“我经常不在家,你帮忙照顾她,少不了你好处。”

    言下之意,你只要不欺负人家,钱管够。

    秦墨知道,老头眼比天高,能让他放在心里敬畏的,这个人必然对他极其重要。

    最后一口烟轻轻吐出来,掐灭,秦墨难得正经回他话。

    “好。”

    我帮你,好好照顾。

    “啊湫。”

    这已经是林思婉今早打的第十个喷嚏了。

    杨雪担忧的看了她一眼:“好像很严重,你还是去一趟医务室吧。”

    她忙摆手,“不用了,我早上吃了药。”

    “少废话,赶紧跟我去。”

    林思婉拗不过她,晕乎乎的被她拉走。

    杨雪是她的同桌,也是她在学校交的第一个朋友。

    清纯漂亮,个性开朗。

    如果说非要说些让人咋舌的点。

    大概是,她对秦墨的迷恋,几乎接近疯狂。

    医务室内。

    高温39度,一旁的杨雪都惊了。

    校医问她:“是淋雨了吗?”

    想到昨晚,林思婉心虚的看了一眼杨雪。

    摇摇头。

    “打一瓶点滴,好好休息一下。”

    交代了几句,杨雪回教室了。

    林思婉怕疼,针头扎进皮肤的动作纵然很轻,还是让她红了眼眶。

    女校医笑,“现在的小姑娘越来越娇气了。”

    林思婉没理他,自顾自的躺下。

    许是头重脚轻,人太过疲累,闭眼的瞬间,她便沉沉的睡了去。

    朦胧昏暗的背景铺满了整个视野,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然后。

    她见到了秦墨。

    他一袭湿漉漉的黑衣,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她。

    太过锐利的眼神,如同一把锋利的剑直直插入她的身体。

    鲜活完整的心脏,顷刻间一分为二。

    慢慢渗出娇艳动人的血色。

    她心一抖,慌乱的睁眼,额前的汗渍已逐渐滑落到脸颊。

    她轻舒一口气。

    还好,还好是梦。

    医务室在教学楼的另一头。

    要回教室,必须穿过篮球场。

    打完一瓶点滴,林思婉更难受了。

    头晕目眩,脸颊还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似乎每一步都走的极其艰难。

    祸不单行,随着几声参差不齐的惊呼。

    一个篮球直直的落在她头上。

    太过强烈的冲击,让她顿感天旋地转。

    朦胧间,似乎有两个影子朝她靠近,重重叠叠。

    她努力眨眨眼,可眼球已没法聚焦了。

    有人在唤她。

    “思婉妹妹。”

    她不喜欢这个称呼,张张嘴,想开口反驳。

    下一秒,眼前一黑。

    本就模糊的意识,这下断的彻底。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