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喵 - 跟我做爱吗? 水蜜桃 (校园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推开休息室的门,秦墨正站在窗台边抽烟。

    一口接一口的吸吐,力度有点猛。

    “我遇见思婉妹妹了。”

    沈屿阳有心调戏他,音量提的很高。

    秦墨回身看他,眼底充斥着灼人的戾气。

    纵然做好了充分的心情准备,沈屿阳还是被这死亡凝视惊到。

    “别激动。”他赶忙接话:“我保证不会碰她,这点面子还是得给你。”

    他可不敢玩太大,秦墨这个变态,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

    秦墨眼底的寒光渐收。

    下一秒,沈屿阳的手放在心脏处。

    妈呀,差点以为今天要死这了。

    决心虽表,可调侃不能少,沈屿阳这人就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疼。

    他悠悠的点燃一根烟,视线落在他的唇上,相同的位置,跟林思婉大同小异的伤疤。

    “她唇上有伤口,你咬的?”他问秦墨。

    秦墨偏过头,懒得搭理他。

    他一脸玩味的笑,“没想到这思婉妹妹还挺带劲的,居然能让你这千年性冷淡开了荤,你别说,这咬来咬去还挺激烈...”

    “嗖。”

    一道火光伴随着他的尾音火速朝他的方向袭来。

    精准落在他衣服上的那一瞬,沈屿阳几乎跳了起来。

    瞥了眼衣服上被烟头烫出的小洞,瞬间不淡定了。

    “秦墨你个疯子,我衣服可是国外定制款,妈的,弄坏了你赔的起吗?”

    发泄完的下一秒,始作俑者默默点燃一根烟,面色毫无波澜。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准确说来,是炫富找错对象了。

    同秦大少年比身价,简直是找死。

    秦墨轻吐一口烟,看着他,音色平静:“你也有伤口了。”

    沈屿阳一口鲜血倏然涌上心头。

    啧,这能怪谁?

    还不是自己犯贱,该!

    天气转凉。

    林思婉体寒,尤其怕冷。

    睡衣外套上一件厚厚的开衫,身子才热起来。

    感冒好得挺快,烧一退,身体也迅速恢复过来。

    只是唇上的口子,都几天了,丝毫不见有消退的意思。

    林思婉对着镜子轻抚自己的伤口,“嘶。”

    她泪汪汪的瘪嘴,他下口可真重。

    回国后,林思婉第一次打开速写本。

    她一直都这样,习惯用画记录所发生的事。

    在她看来,每一幅画都是生动,富有灵魂的。

    用画来表达自己丰富的情绪,这是她在异国求学时最好的宣泄方式。

    速写画的很快,不多会,已完成了三幅画。

    她停下笔的那一刻,呆住了。

    秦墨,三幅画都是他。

    初见时他冷漠孤傲的脸。

    泳池边一袭湿透的黑衣,凉似冰霜的眼。

    还有,他嘴角处的浅笑,唇上有被她咬的伤口。

    下意识的举动是最可怕的,因为那是你内心的诉求。

    林思婉,好像真的中毒了。

    秦墨就是那瓶剧毒的药水,不经意间她已全数喝下。

    而未知的解药,她也不知该去何处寻。

    深吸一口气,林思婉骤然合上速写本。

    她告诉自己:“别发疯了林思婉,错觉,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慌张的将速写本藏到抽屉最深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安心些。

    回到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林思婉知道,今夜又注定难眠了。

    第二天林思婉下楼时,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秦钰。

    他正端坐在餐桌上,优雅的吃早餐,旁边的秘书交代着工作事宜。

    见她下楼,他慈爱的冲她问好,嘘寒问暖了几句后,匆匆离去,临走前留下了他的私人名片。

    “小婉,你有任何需求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林思婉点头,礼貌的收好名片。

    周五下午第三节课,是一年3班所有女生昂首期盼的时刻。

    体育课,看似普通,却因为跟三年3班的体育课在同一时刻,被渡上一层金。

    三年3班,秦墨所在的班级。

    下午第二节课,女生圈便沸腾了。

    所有女生开始花样百出的折腾自己的衣服,还有脸。

    林思婉初次见到此景简直惊为天人。

    百褶裙边几乎被拉到大腿根处,微微弯腰就会走光。

    衬衣扣子解到只差完全敞开的程度了。

    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堆积在课桌上,每个人都对着镜子细细描绘自己的脸。

    这节课临近结束时,全班女生只剩下林思婉一人,素着一张脸。

    在浓妆人群的女生群里,尤为显眼。

    她想,待会她就这样朴素的躲在人群中,尽量不去看他就好了。

    上课已经过去十分钟,体育老师嗓子都快喊哑了,欲哭无泪的看着女生们对着隔壁队伍搔首弄姿。

    林思婉全程聚焦点都在体育老师那张可悲可泣的黑脸上。

    她嘴角微扬,这画面还挺有意思。

    “思婉。”有人唤她,她偏过头,杨雪接着说:“我可能眼花了,秦墨学长唇上好像有个伤口,天啊,难道是女朋友咬的?你说他不会有女朋友了吧?”

    林思婉这才把视线挪到隔壁队伍,人群中,她一眼就看到秦墨,而那天在超市前同她说话的男生,同他站在一起。

    他说他是秦墨的朋友。

    秦墨穿着极普通的黑色卫衣,面无表情的站着,他前额的碎发略长,刚好遮住他阴沉的眸子。

    他身边的男生却同他风格恰恰相反,体育课居然穿着嫩白的毛衣,头发修剪的利落,露出明朗的五官,偶尔冲这边笑笑,尖叫声响彻整个操场。

    林思婉好奇,个性气质完全相左的两人,是如何成为朋友的。

    “思婉?”杨雪唤她。

    她回过神,小声道:“不好意思,我看不清楚。”

    杨雪自顾自的说:“要真是女生咬的,我绝对要杀了她。”

    眼底寒光乍泄,“杀”字她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林思婉心一颤,更坚定了自己闭口不谈的决心。

    沈屿阳轻触秦墨的手臂,“那是思婉妹妹吧?”

    秦墨依旧冷冷的注视着前方,不为所动。

    “唉我说你,给点反应行吗?”

    秦墨这才偏头撇了那边一眼,仅仅一个侧目罢了,女生们喊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林思婉身处其中,感觉耳膜都要被戳破了。

    突然有双手从后面轻轻捂住她的耳朵,掌心传来温热的感觉。

    林思婉回头。

    是一个干干净净的男生。

    “很吵是不是?”他开口跟她说话。

    林思婉想起了他的名字,宋艇言,她们班的班长。

    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听说家境也不错。

    若不是秦墨的光环太过耀眼,这种王子型的男人也是很招女生喜欢的。

    她礼貌的回答:“还好。”

    宋艇言看着她笑,眉眼弯着好看的弧度。

    金灿灿的阳光散落在两人身上,远处看如同一副纯情的初恋图。

    两人的互动被秦墨尽收眼底。

    沈屿阳瞧见了,问他:“那谁啊?”

    他没回答,只是脸沉的极快,眼底间布满了灼热的气息。

    是血色,往深了些,是鲜红浓烈的,嗜血的色彩。

    完了,沈屿阳有种不详的预感,看他这脸色怕是要出事了。

    女生们还沉浸在刚刚秦墨那惊鸿一瞥中,欣喜的不知所措。

    不知是谁说了句:“秦墨学长是在看我。”

    顷刻间,硝烟四气,女生们扭打的速度太快,林思婉深处其中,即使宋艇言竭尽全力的护住她,推搡间,她还是被推到在地。

    右脚膝盖处被地面重重摩擦了几下。

    体育老师见了,气的哨子吹破了天。

    人群散开,她摊坐在地上,皱着眉,很难受的样子,右腿膝盖上已经开始往外渗出血迹。

    宋艇言蹲下身子轻柔的询问她情况。

    体育老师让他送林思婉去医务室,宋艇言将她扶起,握紧她的手臂,一点一点顺着她挪动。

    沈屿阳盯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偏头看向秦墨。

    秦墨的视线,直直的落在扶着她的那只手上,烟瘾突然就上来了,他习惯性摸口袋,空的。

    对了,烟在休息室里。

    沈屿阳不过晚了十分钟进入休息室,里面已然一片狼藉。

    所有摆设都被撕成碎片,木渣铺满整个房间,连个干净的落脚处都找不到。

    施暴者是用了多大力,可想而知。

    唯一庆幸的是,他的目标不是人,不然以他现在的戾气,后果不堪设想。

    沈屿阳点燃一根烟,就着这惨烈的场景吸了两口,开始打电话找人过来收拾残局。

    宋艇言想留下来陪她处理完伤口,被她婉拒了。

    还有课要上,没必要耽误别人学习。

    伤口处理好,校医也下班了。

    包扎好的伤口处仍然很疼,林思婉选择先在医务室休息。

    头顶光亮骤暗,她微微睁眼。

    是秦墨。

    他就站在她病床旁,定定的看着她,脸上的戾气还未完全消退。

    她一愣。

    随后,她的视线落在他垂在身侧的双手上,上面有很深的伤口,不止一条,还在往外渗着鲜红的血。

    “你的手...”她惊到了,声音微微颤着,眼底裹着一层薄薄的水气。

    伤口那么多又那么深,他应该很疼吧?

    秦墨看着她,一言不发。

    林思婉急了,眼眶通红,“你先处理伤口好不好?”

    像是哄小孩子的语气,秦墨恍惚了,脑海中的片段又不断浮现出来。

    画室里,玩耍间,幼年秦墨不小心将玩具车砸到了画上,画上的人物瞬间破了个极大的口子,不知所措站在一旁的他,眼泪刷刷刷的流。

    母亲的视线落在被撕开的口子上,画上是他心爱的男人,英俊的面容被一分为二,她伸出手,深情的抚摸那个口子。

    就像是在抚摸男人般,那么温柔,那么细腻。

    再低头看向他时,眼底的厌恶喷涌而出,即使那时他才6岁,但这个眼神,他大概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那种恨,是深入骨髓的。

    整桶红色颜料从他头顶处倾泻而下,他浑身上下被染得通红,瑟瑟的颤抖着小身子。

    她突然咧嘴笑了,这画面似乎让她心情很愉悦。

    接下来是绿色颜料,他就像个玩偶似得,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仍她尽情的发泄。

    还有蓝的..黄的..

    “秦墨...秦墨...秦墨...”

    有声音在唤他,他听见了,瞳孔开始慢慢聚焦。

    手指被人轻轻拉住,垂眸,是一张哭的梨花带雨的脸。

    “为什么哭?”秦墨开口问她。

    林思婉哽咽:“我...我控制不了....你可以...先处理伤口.吗?”

    他摊开自己另一侧的手心,上面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口,血肉模糊,看着渗人。

    他突然笑了,似冷笑,又似苦笑。

    林思婉不明所以,泪眼朦胧的看着他。

    “林思婉。”他轻唤她,然后,盯着她眼睛,极认真的问:“跟我做爱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