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喵 - 胸口的吻痕 水蜜桃 (校园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膝盖上有伤,所以沐浴时只能小心翼翼,避免沾到水,引起炎症。

    林思婉在镜前站定,长时间待在浴室内,脸颊泛着不规律的红晕。

    脱下浴袍换上睡衣时,她清晰的看见胸口上那抹殷红的印记,脸瞬间红的彻底。

    好羞涩,他怎么能在这里留下痕迹呢?

    医务室内。

    林思婉微微张嘴,眨巴几下眼睛,颤着嗓子问:“你疯了吗?”

    这个词,她听的懂,也明白其中的含义。

    “不做也可以。”秦墨抬起仍在往下滴血的手,指尖朝着她酥胸所处的位置,声音有些嘶哑,“我想看,这里。”

    一滴,两滴,指尖的血液垂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绽开一朵朵血色的花。

    林思婉的视线落在他指尖所向的位置,一脸的不可置信。

    下一秒,她低下头,握着他指尖的手颤的用力,像是在做很艰难的思想斗争。

    再抬眸时,眼底是明媚动人的亮光,她盯着他的眼,问他:“如果我给你看,你能乖乖处理伤口吗?”

    秦墨的瞳孔在短时间内不断的收缩放大,她明亮的眸子如同一道刺眼的光,灼伤了他的眼。

    他有几秒的愣神。

    林思婉松开他的手,开始平静的解衬衣上的第一粒纽扣。

    到底还是羞涩,解扣的动作虽轻柔,可颤抖的手指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紧张不安。

    黄昏的光芒,暖的让人心动,透过玻璃的折射,细碎的洒在林思婉身上。

    她侧颜柔和的轮廓,白皙修长的手指,随着她起伏的动作,都沐浴在最后一缕微光里。

    美的如画般,让人舍不得挪开眼。

    秦墨是镇定自若的,聚焦点落在林思婉肤如凝脂的白嫩肌肤上。

    呼吸急促了些,烟瘾似乎又上来了。

    她手指的动作停留在第二粒纽扣处,似在犹豫。

    扭开扣子的下一秒,她抬眸对上秦墨的眼,有视死如归的气魄。

    他眼底是灼人的欲望,冉冉升起的火光,像是要将她点燃。

    秦墨顺着她清澈的眸子向下,胸前春光乍泄,黑白蝴蝶结的罩子包裹着吹弹可破的乳肉,满满当当,勾勒出中间那条深深的沟壑。

    呼吸有一秒的停滞,再吐气时,连林思婉都能听见那粗重的呼吸声。

    林思婉不敢去看他深不见底的眼,下意识想扣回纽扣。

    抬手的瞬间手被他握住,来不及诧异,他的脸迅速压下来,一个灼热的吻随即落在她精致的锁骨上。

    她被一秒定住了。

    手指被他温热的掌心包裹住,她能感受到他参差不齐的伤口,正磨蹭着她的手背。

    他的气息炽热撩人,随着他轻柔的吻,一点点在她肌肤上喷洒。

    “痒..”林思婉小声反抗着,可这软糯无骨的声音配合此情此景,更像是欲拒还迎的呻吟。

    果不其然,秦墨的呼吸明显加重,吻的力度更具侵略性,径直往下,靠近酥胸边缘时,他伸出舌尖,开始细细舔舐。

    如同品尝一道弥足珍贵的美食。

    林思婉在性事上白纸一张,此时更是手足无措,酥麻感伴随着血液的流动通向身体的每一处,他的每一次舔舐都能激起她全身的颤栗。

    即使死死咬紧了嘴唇,可那羞人的呻吟声还是从唇缝中流露出来。

    “秦..恩..秦墨..”她唤他,暗哑的音色里透着一丝委屈,却如同毒药般一点点侵蚀着秦墨的心。

    握紧她的那只手愈发用力。

    他在忍耐。

    不经意间,唇舌在她胸前的肌肤上辗转允吸,传来轻微的疼痛感。

    林思婉吃痛,微微挣扎之际,秦墨抽身离开了她。

    女生坦露的酥胸,胸前被他留下的吻痕,水汽微聚的眸子,每一处都能刺激他此刻已难以控制的欲望。

    他偏头,试图调整自己太过灼热的气息。

    她上药动作很青涩,每一次药水轻触伤口,她都会皱眉,似乎她才是那个上药的人。

    反观秦墨,面色淡然,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

    包括他的手。

    歪歪扭扭的包扎好,林思婉突然开口问他:“为什么?”

    他知道她在问什么。

    秦墨停下转身的动作,回身看她,声音极冷,“他碰过。”

    扶她的那个男生,落在她手臂的那只手,手指不经意会触碰到的地方。

    想到那个画面,他就想砍下那只手,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

    她的呻吟,她的颤栗,她的眼泪,她的笑,所有一切都只属于他,任何人都不能染指。

    他的梦中,常会浮现一个画面,在沙发上,正对着那幅画,她在他身下承欢,浑身泛着诱人的粉红色,微卷的长发妖娆迷人,她不知廉耻的吸吐着他的欲望,在他深入的瞬间哭着求他,让他用力的操自己。

    这时,他看向那幅画,露出心满意足的笑。

    看,这就是你所谓的欣赏者,可她现在却在尽力的取悦我。

    所以,我赢了。

    而你,输的彻底。

    课堂上。

    林思婉收到杨雪的小纸条,上面写着。

    宋艇言喜欢你。

    林思婉笑,回她,不可能的。

    结果午休时间一到,宋艇言便走过来,说陪她去换药。

    杨雪一脸的坏笑。

    林思婉对宋艇言印象还不错,白净温柔的男生总能让人有种极亲切的感觉。

    所以,她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休息室。

    沈屿阳倚在窗边抽烟,瞧见了不远处一高一低的两个身影,他轻轻吐出烟圈,转身看向秦墨。

    “有件事得告诉你,不过先说好,这些东西都是古董级别的,你可别再给砸了...”

    放学高峰期,公交车站挤挤嚷嚷。

    林思婉在英国习惯坐公交,回国后便不喜欢所谓的专车接送了。

    她觉得别扭。

    秦钰也曾提出让司机接送她,被她婉拒了。

    公交虽挤,可这是正常人的青春该有的模样。

    她不想错过,有关于青春,所有的感受。

    装满人的公交车,纵然你倚在角落,也避免不了被来回推搡。

    膝盖处的伤口被人无意撞到,她吃痛,不自觉的弯腰。

    一双手抓住她的手臂,轻轻一收,她被那人顺势圈入怀中。

    挣扎的片刻,她似嗅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抬头,是一个戴棒球帽的男生。

    他的轮廓逐渐清晰,而帽檐下的那张脸,让林思婉瞬间愣了神。

    他怎么会在这?

    从学校到家,不过几站路,车到站,男生一脸阴沉的拉她下车。

    车站离家还有小段路程的步行。

    他的速度很快,林思婉完全跟不上,何况膝盖处仍在隐隐发痛。

    “秦墨。”她唤他,带着轻微的哭腔。

    他停下,回身看她。

    极锐利的眼神,异常冷漠。

    他在生气。

    尽管她不清楚他生气的原因。

    “腿好疼。”

    她蹲下来,可怜巴巴的昂头看他。

    第一次试图耍赖,整颗心都跟着颤。

    秦墨寒着一张脸,不为所动。

    林思婉沮丧的低下头。

    下一秒,她被人横空抱起,纤细的手臂不自觉的挽上他的脖子。

    整个人被他控在怀里,彼此的气息相互交融,似要融为一体。

    林思婉的侧脸贴在他胸前,嘴角扬起一丝得逞后的偷笑。

    “秦墨。”她声音闷闷的,“沈学长说,上次我晕倒了,你也是这样抱我的,是吗?”

    静默许久,头顶处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应声。

    “恩。”

    林思婉整颗心如同浸泡在蜜罐中,周身都甜的发腻。

    她发觉,自己的胆子变大了。

    面对秦墨,她已不像最初那般揣着一颗胆怯的心。

    现在。

    她只想要了解他,极深入的那种。

    去探寻他的内心世界,去感受他的喜怒哀乐。

    林思婉嘴角上扬。

    他们的故事,其实也才刚刚拉开序幕而已,不是吗?

    周遭是极致的黑,唯有紧闭的门缝里透进的一丝光亮。

    秦墨卷曲着身子,小手捂紧嘴,另一只紧紧握着拳。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他的身子在颤抖,胆怯的泪水早已蔓延进指缝中。

    有人在轻声唤他。

    是女人的声音,柔和温婉,却透着一丝渗人的诡异。

    “秦墨...不要躲了,我已经看见你了..”

    下一瞬,是被用力拉开的柜门,门外那张狰狞的面容,直直的盯着他。

    “不要。”

    秦墨骤然惊醒,双眸的瞳孔在数次收缩放大后,慢慢聚焦。

    额前的碎发早已被汗渍侵湿,他的头靠向沙发,或轻或重的调整着急促的呼吸。

    是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