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喵 - 你想清楚了? 水蜜桃 (校园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咚咚咚。”

    林思婉敲了半响,无人应答。

    难道他不在?

    转身的瞬间,门开了。

    秦墨沉着一张脸。

    “有事?”他问。

    林思婉避开他的视线,“你没接电话,秦伯伯让我过来看看你。”

    秦墨手倚着门,冷笑:“死不了。”

    “你误会了,”林思婉慌了神,“秦伯伯只是担心你。”

    他没说话,反手准备关门。

    林思婉慌忙用身子挡住。

    “秦墨。”

    是委屈的声音。

    秦墨盯着她看了会,问:“有话跟我说?”

    “恩...那个...恩...”她吞吐了半天都没蹦出一个有用的字符。

    门敞开,他说:“先进来吧。”

    这是林思婉第一次进入秦墨的房间。

    房间很大,家具摆设很少,清一色的深灰黑。

    房门正对面有一张极大的沙发,皮质极松软的样子。

    不知道坐上去是什么感觉?

    脑子还在思考,身子却先一步开始体验。

    她头靠着沙发,懒洋洋的躺着。

    恩,的确很舒服。

    睁眼,是秦墨面无表情的脸。

    她吓得直起身子,“对...对不起....”

    眼眸向上瞟了瞟,呼吸都骤停了。

    “...那个...那个不是...”

    她脑子炸了,一时间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

    “《死祭》,真的是《死祭》,我不是在做梦吧?”

    “你怎么会有这幅画?”她偏过头看他,一脸欣喜,“你也是tina的粉丝吗?你居然收藏了她这么多画。”

    她疾步走过去,如同小迷妹般细细端详着画,一双眸子闪着耀眼的金光。

    极简的画面,纯黑底色,画的主角是个手持银月弯刀的骷髅。

    虽说tina后期的作品愈发暗黑渗人,可画作品质也达到她的巅峰,每一幅都是价值连城的佳作。

    身后有粗重的喘息声,林思婉回头,对上秦墨那双嗜血的眸子。

    他怎么了?

    下意识向后退,她在害怕。

    秦墨的眼神,像是要将她撕碎。

    他嘴角的弧度极其诡异。

    看得她头皮发麻。

    嘴微张,声音全堵在咽喉处,她哑声了。

    背靠着墙,身后已经退无可退。

    抬头,是秦墨冰凉的眸。

    她咬自己的唇,力度有些大。

    下一秒,她做了个疯狂的决定。

    垫脚尖,手臂挽上他的颈,薄唇压上去,闭眼。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闭眼的瞬间,她的心倏然平静下来。

    她不会吻,只能张嘴轻轻含住他的唇,他的唇微凉,却极其柔软,像极了她平日里爱吃的果冻布丁。

    吮吸了好一会,林思婉才心满意足的松开他的唇。

    眼皮微微睁开。

    瞳孔里印上一双灼热的眸,似要将她一同点燃,愣神的瞬间,双手已被他牢牢禁锢在头顶。

    低头,捏紧她的下巴,重重吻下去,湿滑的舌灵活的撬开她的薄唇,用力吸允她口中甜美清冽的气息。

    他的吻太过密集,激烈的丝毫不给她喘息的空间,她招架不住,呜咽了几声,被他尽数吞下肚。

    林思婉脚底发软,身子不由向下坠落。

    一只手揽过过她细嫩的腰,将她用力扣入怀中。

    他离开她的唇,温热的气息开始一点点往下,舌尖刚触到她如玉修长的颈,喉间便溢出羞人的娇喘声。

    魅声如刃,如同一剂致命的毒药,撩拨着秦墨所剩无几的克制力。

    有微凉的触感在摩擦她大腿根处的嫩肉,她怕痒,下意识夹紧了腿。

    “嘶。”

    男生咽喉处传来难耐的喘息声。

    林思婉吓了一跳,慌张探向身下,再抬头时,面色红似娇嫩的玫瑰。

    两腿之间。

    夹着秦墨温热的掌心。

    “秦墨。”她软糯的声音小到快虚化。

    此时脑中一片空白。

    下一秒,秦墨松开她,向后退了一步。

    他尽量不去看她的脸,哑着嗓子道:“出去。”

    林思婉楞在原地,极委屈,不知他突然变脸的原因。

    “为什么?”她问。

    “再待下去。”秦墨手指触她顺滑的发尾,盯着她的眼,“我不敢保证,你的安全。”

    林思婉的眸中闪过一丝恐惧,“你会伤害我吗?”

    他嘴角微扬,音色却凉的彻骨。

    “不一定。”

    午休时间。

    林思婉这几日心情低落,杨雪也察觉到了。

    软磨硬泡的好一会她就是不说。

    “走啦走啦,陪我去超市,我请你吃雪糕,吃了雪糕心情就好了。”

    林思婉扁扁嘴,到底没拒绝。

    超市人很多,杨雪去买雪糕,她就伫立在饮料区发呆。

    犹豫片刻,还是选择可乐。

    可乐在最上面那排,踮起脚,伸长手,仍够不到。

    她有些沮丧,人倒霉起来,可乐都不让你喝。

    一只手从她身后绕过来,轻而易举的拿到可乐。

    塞进她怀里。

    她抬眸,是一张阳光明媚的脸。

    “沈..沈学长。”

    沈屿阳微微一笑,问她,“要几瓶?”

    “两瓶。”

    他又拿下一瓶给她,“你跟秦墨吵架了?”

    林思婉一怔,随即摇头。

    他们什么关系都不是,根本都谈不上在“吵架”。

    何况他还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她眼底的落寞沈屿阳看的清楚,眼珠转了转,好像明白了什么。

    “思婉妹妹,你能帮我个忙吗?”

    不等她回答,径直将一片钥匙塞进她手中,“这个,帮我把送到学生会休息室。”

    “学长..我..”林思婉刚想开口拒绝,沈屿阳却已不见踪影。

    垂眸,掌心里有一片金灿灿的钥匙。

    她叹了口气,自认倒霉。

    学生会长休息室外。

    林思婉是第一次来,听杨雪说,这个休息室极其神秘,除了秦墨同沈屿阳,纵然是老师也不允许进入。

    她在门外徘徊片刻,钥匙插入孔中,轻轻一扭。

    门开了。

    半掩的门,她推开,身子探了进去。

    房间内昏暗一片,只有从窗外透进的微光可看出房间的大致轮廓。

    意料之外的是,想象中的桌椅,会议台一样也没有。

    地毯、茶几、沙发、床...

    休息室俨然成了公寓,林思婉咋舌,这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她向里走了几步,嗅到淡淡的烟味,视线落在茶几上。

    上面摆放着一包烟。

    不自觉的拿起,用小鼻子嗅了嗅,很熟悉的气息。

    是秦墨身上的烟草味。

    想到她,林思婉的情绪骤然低落下来。

    说好不想那个混蛋的。

    “吱溜。”

    是开门的声音。

    林思婉懵了,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居然,是秦墨。

    准确来说,是刚刚沐浴完,裸着上半身的他。

    头顶搭着浴巾,正在随意的擦拭。

    他也发现了她。

    两人四目相对,林思婉的呼吸都不顺畅了。

    秦墨向她走近,看不出什么情绪。

    “你怎么在这?”他问。

    她将钥匙颤悠悠的举到他眼前,吞吞吐吐的回答他。“沈...沈学长让我..钥匙...送..这里。”

    秦墨盯着她看了会,眉头微皱。

    沈屿阳这家伙。

    其实自从那晚后,林思婉已经有几日没见到他了。

    开始她一个人生闷气,后来又不自觉的担心起他。

    她沮丧的发现,她连他的联络方式都没有。

    明明已经有了很亲密的关系,可两个人却像完全不相交的两条线,陌生的让她害怕。

    还有小小的挫败感。

    思念了几日的人出现在眼前。

    林思婉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哭了。

    穿着整洁的校服,纤长的睫毛上沾满雾气,眨巴两下,有小滴的泪珠顺势滑落下来,在小巧的下巴处聚拢、徘徊。

    然后直直的散落在地毯上。

    意识到自己在哭,林思婉也吓到了,抬手随意的抹了两下眼泪,哽咽道:“我..我先走了。”

    转身想逃。

    手腕却被人拉住,力度有点大。

    回眸,是秦墨阴沉的眼,眉眼处沾满了阴霾。

    他的声音冷的渗人,“沈屿阳欺负你了?”

    林思婉一愣,随即拼命的摇头。

    秦墨眉间的褶皱更深了。

    他掌心的灼热像是在融化她微凉的皮肤,她忽然发觉,自己居然很想念他身上的温度。

    垂眸,是秦墨裸露的上半身,只一眼,她面色酡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秦墨身形修长,平日基本不穿校服,多以卫衣为主,看起来清瘦,没曾想结实有型的胸肌、腹肌一样也没落下。

    指尖抚上他轮廓分明的腹肌,触碰到的那一瞬,她倏然清醒,慌忙收回手。

    晚了。

    身子一轻,她整个人被秦墨腾空抱起,迅速压入沙发,下落时他调整了角度,林思婉就这样骑跨在他身上。

    屋内很黑。

    只有他稍重的呼吸,弥散在她绯红的耳畔。

    他的手垂在两侧,有意无意的触碰她纤细的小腿。

    就像点火般,一点点的点燃。

    也不急。

    就这样慢慢的磨散你本就微薄的意志力。

    秦墨的头靠在沙发上,半干的碎发搭在额前,却遮不住如墨般的深眸。

    他问她:“你想清楚了?”

    又是这个声音。

    记忆中的画面在眼前涣散开来。

    他微凉的唇落在她耳边,轻柔,却是嗜血的嗓音。

    “跟我做爱,或者,离我远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