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喵 - 你来反应了,哥哥。 水蜜桃 (校园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秦氏。

    秦钰轻靠着椅背,目光沉沉的探向四周,迟迟没有动作。

    几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也不过是老爷子一句话的事儿。

    他早该想到,自邵璃死后,他就被老爷子掐紧了七寸,让他不生不死的挣扎了数年。

    如今,老爷子只需稍稍用力,他便被掐的死死的,毫无还手之力。

    门突然开了。

    他抬眸,是秘书走了进来。

    “我知道。”他叹了口气,作势起身,“可以走了。”

    秘书却径直走来,恭敬的将手机递给他,“秦总,是秦墨少爷的电话。”

    秦钰一愣,迟疑了片刻,才慢慢接过手机。

    他没说话,那边却先开口。

    “秦氏你留着。”秦墨声音冰凉,言简意赅,“你做的那个项目,我给你注资。”

    秦钰先是诧异,又默了几秒,眸光倏的暗下去,问了句,“你想要什么?”

    话筒那头冷笑一声,“你现在还有什么能给我?”

    “我只有一个要求。”声音像是从万丈深渊飘扬而上,沉寂渗人,“离她远一点。”

    秦钰眼眉的褶皱深了些,像是在笑。

    当初费尽心机的拆散他们,原因其实很简单。

    他做了个大项目,缺一大笔投资,他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的恩师,也就是林思婉的奶奶。

    可老人家却因为林思婉不愿出国的事而急火攻心,几次差点进了医院,投资的事情也就耽搁了下来。

    所以他想法设法让林思婉出国,说到底,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罢了。

    可没曾想,到头来却是因为这个小姑娘,他才保下了自己拼死拼活建立起来的商业王朝。

    这么想来,她还真是,一笑倾城了。

    学校里。

    林思婉今天格外兴奋,小手托着脸,目不转睛的盯着讲台上的老师。

    呆呆的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发愣。

    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眨眨眼,轻轻打落那只手,偏头对上杨雪狐疑的目光。

    杨雪问:“你这是怎么了?”

    “发烧了还是吃兴奋剂了?”

    林思婉白了她一眼,“上课要认真听讲呀。”

    “哎哟我的大小姐,您可真幽默。”杨雪倒吸一口气,夸张的惊呼出来,“您可是数学考试从来没超过30分的好学生,今儿这是刮了阵什么风,把您给吹傻了...”

    被调侃的某人情绪高涨,也不跟她计较,笑眯眯的说,“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习。”

    “少来。”杨雪眉一挑,“坦白从宽,抗拒从言,我就考虑不用刑逼供。”

    林思婉浑身一震,“别,这上课了..”

    杨雪口中的用刑就是饶痒痒,每次一碰到林思婉的腰,她就感觉有千万只蚂蚁在体内肆意的爬,痒麻的沁骨。

    杨雪一脸得逞的坏笑,冲她勾勾手指,林思婉无奈的凑近她耳边,低言了几句。

    “哦~”上扬的声线,轻轻绕绕的落入她耳中,杨雪笑的暧昧,“原来是学长要过来,怪不得装好学生呢!”

    被她这一调笑,小姑娘莫名红了脸。

    秦墨平日里忙,每天陪她的时间不多,有时候到了深夜他才一脸疲累的上床,将她裹在被子里紧紧揽入怀里。

    他目光炙烫,可是又害怕动静太大吵醒了她,所以从来不敢深吻,每次都只在她唇角处亲吻几下,浅尝截止。

    小姑娘沁人的体香一丝丝滑入鼻腔内,脑子愈发的浑浊,不过几秒时间,他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见着这样的秦墨,林思婉是真的心疼坏了。

    午休时接到他的电话,电话里的声音低沉沙哑,像是累极了,可语气却酥软入骨。

    “放学我来接你。”

    小姑娘欣喜着,“真的?”

    “嗯。”秦墨浅浅的弯了下嘴角,“你乖点,认真听课。”

    “好。”小人欢快的要暴走了,可还是稳住澎湃的心,软软的说了句,“我等你。”

    思绪渐收,等林思婉回过神,杨雪的坏笑脸已然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某人故作镇定的轻咳了声,“你笑什么啦..”

    “我嗅到一丝恋爱的酸臭味,来自我身边一脸幸福的某人。”

    林思婉脸更红了,娇羞的嚷着,“好了你。”

    “好好好,我不说了。”

    杨雪笑意未落,她浓黑的眼珠晃悠了几圈,转身在书包里搜罗了一会。

    没等林思婉反应过来,一瓶罐装饮品便塞入她手中。

    她疑惑,“这是?”

    “我表哥从俄罗斯给我带来的饮品,听说口感出奇的好。”

    “哦..”林思婉应着,将瓶身翻来覆去的看了个遍,全是俄文,难怪看不懂。

    “你怎么不喝?”

    杨雪笑的神秘,“你更适合。”

    林思婉懵然,刚要开口,杨雪却先一步用手指点住她的薄唇,“放学后,切记要用心品尝。”

    杨雪故作神秘,倒是成功勾起了林思婉的好奇心。

    放学后,教室里的人也陆陆续续走光了,偌大的教室,只剩下她一人。

    她倒也不害怕,且不说教室通亮,暖气充足,光是门外站着两名彪型壮汉,就足够有安全感了。

    为了确保她的安全,“哼哈”二将开始跟随她上下课,一时间轰动了全校。

    可时间一长,学生们也日渐习惯她身后总跟着两名黑衣黑裤的冷脸墨镜男,到也不足为奇了。

    等了好一会,也没见着秦墨的身影,她也没有打电话催促,万一他还在忙了?

    等着等着,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桌上的饮品上。

    回想起杨雪神神秘秘的样子,胸腔里那颗猎奇的小心脏跳的极快。

    终是没忍住,拧开了饮品盖,先用小鼻子嗅了嗅,是极好闻的水果香。

    轻尝了一口,抿在口腔内细细回味。

    酸酸甜甜的,又夹杂着淡淡的辣味。

    倒是挺奇特的口感,让人忍不住一尝再尝。

    她头微昂,罐装内的液体顺着喉间“咕噜咕噜”的滑入体内,身子骤然暖和了。

    可过了几分钟,全身上下像是被点燃了般,由内到外滚烫如潮。

    她不经意的打了个嗝,火气猛地涌上脑间,只一秒,漆黑的瞳孔控制不住的散乱开来,眼前所有的东西都散成了重影。

    忽左忽右,忽明忽暗。

    混乱不堪。

    眼前冒出好多小星星,一闪一闪的,林思婉伸出小手,抓玩的不亦乐乎,嘴角咧着,傻傻的笑。

    秦墨赶到她教室门口时,大衣上已落满了雪花。

    外面大雪围城,车开的缓慢,路上耽误了些时间。

    担心小姑娘等急了,刚到校门口他便先行下车,顶着风雪急急忙忙的赶来。

    门一开,小姑娘在不远处冲他甜甜的笑,一时间,所有的疲劳烟消云散,好像自己累成什么样都是值得的,只要是为了她。

    可走近些,他便觉得不对劲了,小人目光涣散,脸颊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一见着他就奶声奶气的唤他的名字,娇气的不得了。

    “秦墨..秦墨..你来了..”

    等小姑娘软乎乎的扑过来,他眼一沉,这是,喝了酒?

    她身子热烫,散着淡淡酒气,头埋在他胸前,乖巧的轻轻蹭,明明是埋怨的话,却说的格外诱人,“我等了你好久..你怎么现在才来..你不乖...你要受罚...”

    “罚什么?”男人低声问,用手托起他的小脑袋,强迫她昂头看他。

    小姑娘有些不耐烦,眉间一瞥,垫脚对着他的下巴就咬了上去。

    没下狠劲,与其说咬,不如说是唇齿间的轻磨含弄。

    秦墨微怔,小舌头软滑湿糯,又热气盈盈,轻舔几下便激的他口感舌燥。

    人还没回过神,她却先松嘴,晕乎乎的重新趴回他怀里,自言自语道:“咬这里不疼的..”

    音色小小的,秦墨却听得一清二楚,轻笑了下,无奈又宠溺。

    他抱紧小人向后走了两步,两手托起她的腰,轻巧的将她放在课桌上。

    桌上的空罐顺势滑落到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响。

    秦墨先将小姑娘放好,确定她坐稳了,才低身拾起地上的空罐。

    他认真看了眼,瞬间明了。

    果味酒,口感佳,度数却不低,小姑娘怕是不知情,把这当饮料给喝了。

    “谁给你的?”他低头问。

    小姑娘眨巴着眼,眸光晶亮,小脑袋晃晃悠悠,“我..不..告诉..你..”

    “嗯?”

    她又莫名其妙来了句,“不是小雪哦..”

    男人勾着唇笑,看样子是真醉了。

    小姑娘忽的昂头看他,命令的口气,少有的骄横,“你过来..”

    秦墨眯了眯眼,顷身压了上去。

    感受到他的气息,两条细腿毫不客气的勾紧他的腰,男人坏着心思用力撞上她的两腿间,小姑娘“啊”了声,却没有躲开,反而贴的更紧密,小手还顺势撘上他的肩。

    小女生在他唇边细细漾漾的吐气,“你..你让我亲会..”

    话音一落,柔软的唇瓣便印上他的唇,秦墨没动,任她像吃果冻般吮吸轻舔。

    她亲累了,便松开,头倚在他肩窝处休息会,小口喘着气,等气息平顺了,再抬头吻上去。

    酒香浓郁,从她的唇齿间一点点渡到他口腔里,顺喉间往下,火光四溢。

    他被这有意无意的撩拨,磨的有些迷醉,刚想托起小姑娘的脸,粗暴的勾弄住她软滑的小舌头。

    可她却先一步退开,紧巴着他身体的小手小脚同时落下,上半个身子微仰,看了他眼,明媚一笑。

    指腹触上他的胸膛,沿着胸肌腹肌的轮廓一路往下,停留在他精壮的腰际,轻轻打着圈。

    再往下,在布料相隔的粗烫某物上点了点。

    “你来反应了,哥哥。”

    秦墨身子一紧,硬是被这“哥哥”二字唤的血液翻腾,呼吸急促。

    “吧嗒。”

    一声清脆的响声,秦墨低眸,见自己的皮带扣已经被小姑娘轻易的解开了。

    “思婉..”男人哑着嗓子唤。

    半醉半醒间,小姑娘胆子大的惊人,利落的拉下裤链,小手探进去,准确无误的握住男人坚挺炙热的器物。

    熟悉的触感让她心神荡漾,身体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花穴不由的微颤,汁液一股股的溢

    出。

    下面湿了很快,她感觉到了。

    她昂起头,眼眉妖娆,魅惑人的气音,“哥哥,我想要了,你给我好吗?”

    (蓄谋已久的教室大h,酒醉版小白兔上线,墨爷在思考怎么吃比较韵味。)

    (没写完,但也是大肥章咯,你们多给喵点支持,喵就早日完工这本~么么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